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人生旅途上,爱恨情愁虚名浮利转眼即逝,重要的是对得起父母天地良心,也对得起自己。

 
 
 

日志

 
 

【转载】路易必须死,因为共和国必须生  

2013-12-20 13:50:02|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改革目前踏进深水区,敢不敢趟地雷,真正触动业已固化的集团利益的蛋糕,赢得最广泛的民众的支持,让他们分享改革的红利,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不仅是改革自身的题中应有之意,也是检验改革功败垂成的试金石。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时,国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的历史教训,不无可鉴之处。
        
    法国大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的名言:“路易(十六)必须死,因为共和必须生”。
        

 没错,路易十六是第一个被因为被送上断头台而“名垂青史”的法国国王,探究路易十六失败的原因,许多人归咎于他热衷于研究制锁开锁而不务政事;还有人认为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是个红颜祸水。其实不然,路易十六的确热衷于研究锁头,但他同样努力处理政务;玛丽的确生活奢侈,但绝不是不知民间疾苦的蠢妇。路易十六真实的败因,根源于在与国内各派利益的博弈中进退失措,最终导致败亡。

债务烂摊子,逼迫出招

 1774年,路易十六继位,接管了法国王室债台高筑的烂摊子,虽然路易十六除了喜欢研究制锁工艺外,并无太多奢侈爱好,但他一个人的节俭并不能抵消整个王室和大贵族们的铺张浪费。如何解决国家债务问题,成为路易十六昼思夜想的麻烦事。

 路易十六打算增加税收。但是,当时法国有2450万人口,社会阶层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教士,约10万人;第二等级是贵族,约40万人;剩下的都属于第三等级,其中农民超过2000万,城市商人和工匠约400万。前两个等级是不交税的,而且视交税为很耻辱的事情。按说只有50万人不交税,看上去似乎也不严重,可是这50万人却拥有法国35%的土地,并且享受政府给予的各种特权。

 税收的负担完全压在了第三等级,特别是农民的身上。农民人口占法国的80%,可是却只拥有30%的土地。农民要向教会缴纳农产品的什一税,向贵族和国家缴纳各种苛捐杂税,日子苦不堪言。工匠们的日子也很艰苦,他们的工资在几十年间上涨了22%,可是物价水平却上涨了65%。

三级会议召开,博弈上演

分析下来,路易十六发现,第三等级已经没有什么油水可以压榨了,那么,就触动一下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的特权利益,让让他们也出出血。1787年,路易十六一意孤行地宣布,向国内所有地产征收一种统一的税。路易十六的算盘打得很明白,土地既然主要集中在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手中,那么向所有地产征税,就等于要求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负担大部分税款。对于占有大量土地的教士和贵族来说,这不仅是要抢他们的钱袋子,对他们的面子也是一种侮辱。

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当然不是吃素的,他们不好公开顶撞路易十六,于是玩了个手段,要求国王召开三级会议,征税必须经过三级会议通过才可实施。

什么是三级会议?根据中世纪的王权理论,国王要向公众征税,特别是向贵族们征税时,要召开集会讨论通过后,才具有法律效力。法国原本也是这么干的,有议事和决策的三级会议。可是后来法国王室的权力越来越大,根本不惧怕其他阶层的力量了,于是到了1614年,法国的三级会议被无限期地终止了,大家都听国王的话就行了。现在路易十六穷得发疯了,要让贵族和教士们也交税,贵族们立刻反击,要求召开三级会议,否则就不交税。

贵族和教士们的如意算盘是,通过三级会议来限制国王征税的权力。你国王不是想要钱吗?行,拿出你的一些权力来换吧。路易十六既然敢向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征税,自然留有后招。他同意召开三级会议,因为他并不怕会议否决自己的征税提案。因为根据三级会议代表名额规定,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的代表各300名,第三等级的代表600名。路易十六的如意算盘是,利用第三等级来制衡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王室和第三等级联手,就可以逼迫贵族和教士们乖乖交税了。

从科学上讲,博弈表示几个决策主体之间的行为具有相互作用时,各个主体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做出有利于自己决策的行为。路易十六是一个决策主体,贵族、教士一方也是一个决策主体。两个决策主体之间的博弈上演了,三级会议如期召开。结果如何呢?

三方生死博弈,国王归天

 局势的发展完全出乎意料,不论是贵族、教士们的算盘,还是国王的算盘,全都打错了。因为他们都忽略了另一个决策主体——第三等级。

 第三等级不仅团结一心保住了自己的选票,还联合了一些崇尚自由和思想解放的开明贵族,在三级会议里取得了选票的绝对多数!然后,这股新势力一脚踢开了第一等级和第二等级,宣布改三级会议为国民大会,只有国民大会的决议才具有法律效力,国王说话也不算数。

法国的债务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国民大会对征税的讨论结果是,全体国民都要征税,贵族和教士也不例外。这个博弈结果按说正是路易十六期望的。可是同时,国民大会又要求通过宪法,限制国王的权力,这可不是路易十六希望的。事已至此,路易十六面临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一意孤行,强压三个等级;第二个选择是与贵族、教士妥协,共同对抗日益强大的第三等级;第三个选择是与第三等级联手,打压贵族和教士。

第二个选择等于成了闹剧,法国的债务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第三个选择要求路易十六放弃许多权利。站在后人的角度看,既然路易十六最初的目的是要挽救法国的财政危机,向贵族和教士的钱袋子开刀,就得依靠第三等级的力量,果断地把一些权力让给第三等级作为回报,以此获得大批盟友的支持。

然而,路易十六过于迷恋权力而昏了头,不愿意放权给草根阶层。自信地他执行了第一个选择,调集忠于自己的部队到凡尔赛,准备武力解决。如此一来,原本彼此勾心斗角的三个等级就都视国王为共同的敌人。三个等级暂时摒弃前嫌,联合向国王宣战,他们攻陷了象征王权的巴士底狱,抓住了路易十六,并最终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具有讽刺的是,传说路易十六当年曾亲自参与了断头台的设计,为加速断头台的杀人效率,他还命人将铡刀改成三角形,没想到自己却死在这部杀人利器之下。巴黎市民在观赏处决时报以欢声雷动,庆祝共和国的确立。

     1989年7月14日,法国庆祝革命200周年的庆典上,法国总统密特朗表示,“路易十六是个好人,把他处死是件悲剧,但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历史车轮不可阻挡。诚如法国大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的名言:“路易必须死,因为共和必须生”。

历史证明,任何社会改革,如果离开了最广泛的基层民众的真心拥护和力量支持,必将一事无成,乃至夭折。


本文参照《人民文摘》2013年第6期《路易十六死因之谜》,作者:雷音。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