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人生旅途上,爱恨情愁虚名浮利转眼即逝,重要的是对得起父母天地良心,也对得起自己。

 
 
 

日志

 
 

【原创】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三)/作者:展超  

2014-12-26 00:43:56|  分类: 谁言寸草心,报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三)/作者:展超

2009-12-17 22:56:55 首发凤凰博客  浏览 5123 次 |       

         母亲病逝后,我一直不忍动父母亲的东西,一丝一缕都留着多少亲情与岁月的记忆!

      “空置了这么多年,父母在也不同意如此浪费。把那扇门堵上便是两个套间,租出去罢。”前几年妻与儿子都这样说。 

       独自整理父母亲的遗物,发现一张1968年春节照的全家福。相片不仅残旧不堪,而且满是污迹。背后是父亲的工整、刚劲、漂亮小楷:“当你感到痛苦,想念家庭,看看这相片,她让你获得温暖和力量!”落款时间是1969年3月。其时父亲在“干校”,巳被“监护”了近半年。可以想象,在那充满离愁别恨的岁月,他不知多少次,也不知在什么地方,从怀里掏出来端详?这残旧,这污迹,凝聚着父亲对我们多少的挚爱!这相片呵,曾给父亲多少温暖、多少生存下去的力量!对于我,这无疑是世上最珍贵的相片!
   
        解除“监护”后,送父亲回家的人向我们告知监护原因:一是继承祖业6亩田,至解放时共出租剥削五年;二是保上世纪四十年代当广东电茂信游击区红小鬼的单位领导;三是没教育好当学校“旗派头头”的儿子。

        第一条虽然父亲在我出生前后便当乡村教师,而且穷苦中的母亲曾端详着我忧虑地自言自语:“不知能否把他养大?”但这“历史污点”,令德才兼备的父亲一生仕途黯淡。尽管知己中不乏市、厅、局级领导,尽管工作不仅负责,而且狂热得废寝忘餐。但父亲始终被拒入党,一生受到政治歧视,吃尽只有他自己知道的苦头。

       第二条,那柯姓领导为人处事谨之又慎,并无大错,“文革”后升任局长,后调往深圳特区主管进出口贸易。在他跌到人生低谷,仍戴着口罩频频进出我家。“仕为知己者死”的仕大夫气概,据说父亲年青时更甚。前几年大妹企业的领导在闲聊中问她:“厂里人事纷争,为什么我总护着你?”大妹一脸茫然。原来“反右”时一位翁姓领导自杀,本来巴儿狗般的人们都避之唯恐不及,只是父亲斗胆一手为他孤儿寡妇操办丧事。

      最后一条令我既悲痛又愤恨,但决无悔意,只是难为了父亲!父亲为人谨小慎微,“文革”时加入我们三兄妹的对立派。由于把社会情绪带回家里,个性同样正直诚实的父子,经常吵得连饭也吃不下。要惩罚,本该找我这个始终拒绝承认“受蒙蔽”的人,何以要父亲为儿子背罪受苦?
    
       父亲是共和国的第一代建设者,名符其实的“公务员”。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粮油、肉类价格天天变动。父亲负责广州市河南区每天的政府订价。没多久在“三反、五反”中,父亲不知怎的变成了“大老虎”。被关着写交代检讨的同伴一天天地少:投井的投井,上吊的上吊,最终父亲违心地承认了“贪污”。被押回家拿出所有积蓄“退赃”的情景,成了我最早的政治记忆,至今仍然历历在目,那年我才5岁。后来经组织核实,父亲没有贪污条件,一毛钱都没贪;但态度不够端正,被降职处理。监禁期间,不知那位看管的慈祥老太婆对他施过什么恩,父母感恩报恩之情一直不忘,直至她终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父母亲在我幼小心灵栽下的第一棵善良幼苗。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不知什么原因父亲被“下放”到政府农场养猪。人祸甚于天灾的三年经济困难中,在强体力劳动中入不敷出,父亲患上水肿。一次,母亲携我探望父亲,岂料父亲当天领了工资便立即赶回家。母子俩坐在码头候船,口袋的钱仅够乘船回广州。自此以后,我暗地把零钱存起来,待再遇到如此窘境,便拿出来让母亲惊喜。这种窘境,幸好在后来的人生中没再遇上,但节俭的习惯却从这天开始养成。
       父亲待友,豪爽而真诚。由于祖母病危,父亲17岁便辄学匆匆成亲。他竟把祖母给他办婚事的钱,为好友交了读大学的欠费。抗日战争后家贫如洗的母亲,只好穿借来的衣服结婚。父亲这种侠义心肠,对我影响甚大。回城参加上岗前培训,距发工资还有近十天,有位下乡不久的“知青”建房时受伤骨折。探望中得知她无钱医治,我把母亲刚给的5元午餐费送她,瞒着家人每天只吃一顿晚饭。
        父亲看重孝道。“百善孝为先。”父亲时常对我说:“父母恩重如山,连父母都忤逆的人,绝不可深交。否则被出卖只是迟早的事。”父亲有位本来交情颇深的朋友,结婚后其母哭诉他因蛮横的妻子变得忤逆,父亲多次劝解无效,便日渐疏远。如今在我众多的知己友人中,至少没有一个是忤逆的人。
        父母虽节俭,但对钱财看得很淡漠;对贪婪,更是轻蔑。儿时父亲手把手教我写字曾说:“贪与贫很相似,可见古人造字时劝廉的用心。”他曾任公司销售经理,持有批发权,客户送钱,一律拒收,从来没有“下不为例”。他曾主管公司建房,职工的宿舍建了一幢又一幢,父亲没要一砖一瓦,始终住在破漏的祖居。八十年代我当大中型企业办公室主任,业务关系户来家留下水果,藏有千元红包。父亲要我追了一条马路还给他。“既巳温饱,要那些昧心钱做什么?”。他的谆谆教诲,至今犹在耳边。
        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办事公道。“助人的事尽管做,害人的事一件也别做。”父亲时常告诫我。这本来符合良知的做人准则,在不断强化阶级斗争的残酷社会氛围中,要做到真不容易。30年前我调往纸厂时,父亲说:“凡广州的‘老轻工’,你道出我的姓名,有什么困难没有人不帮助你的。”此后我近10年在轻工系统所遇,果真应验了父亲的话。可见他交际之广,自信之强。
         父亲退休后,市属行政性公司撤销,他的人事关系挂靠到下属企业,随后还被推出社会,退休金仅够糊口。他或许没想到:几十年低薪创造的社会财富,都被贪官们掠去了!他幸好没看到:挂靠单位连发个讣告也没有,工会主席放下50元花圈钱及一句冷漠的补充便离去:“告别会没有人来了。”

         经历了77个寒暑,父亲走完了他坎坷的人生之旅。
         心肌梗死大抵很难受,父亲轻轻地呻吟。“很辛苦吗?”在背后搂抱着父亲,我问。
        “不,我叹口气舒服些。”一生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的父亲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对儿子安慰的善良谎言!
        父亲没了血色但安详的脸上,分明写着四个字:“无愧人生”。
        父亲在职时同时任《广州日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的业余通讯员。几十年来发表过数不清的文章,从来没有一句关于自已的话。如今儿子在博文里,说出您想说却没说的话。
        老博客被永封,把这系列短文3篇重新发表,献给我亲爱的父母亲。

                                                                      2014年12月28日寒冬雨夜第三次修改

 

【原创】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三)/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三)/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三)/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三)/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74)| 评论(1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