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人生旅途上,爱恨情愁虚名浮利转眼即逝,重要的是对得起父母天地良心,也对得起自己。

 
 
 

日志

 
 

【转载】萧岛泉:一位原中顾委委员晚年的自责与反思(3)  

2015-02-12 01:33:56|  分类: 反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2-07 00:55来源:《百年潮》2002年第9期作者:萧岛泉

 

 

     在1957年开展的"反右"运动中,(此时马列学院已改名为中央高级党校,杨献珍也由马列学院院长改任为中央党校校长兼党委第一书记)杨献珍和副校长、党委第二书记侯维煜都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态度。当时在全国形成轰轰烈烈的"抓右派""打右派"极度浓厚的政治气氛下,中央高级党校在学员支部中已经打了不少右派,为了使这种局面不致失去控制,杨献珍和侯维煜商量决定在学员中找一名虽有错误,但可不划右派的标兵,以便把运动刹住。杨献珍和侯维煜当时找了个标兵学员叫王善玲(女)。王善玲,山西省辽县人,1936年参加革命,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先后担任过山西沁县决死一总队工作队分队长,山西三行政区、太岳区妇救会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太岳一分区妇救会主任。解放战争时期担任过太岳区二专署文教科长、山西晋中区党委妇委委员长。到中央高级党校学习前为国家劳动部工资局副局长。王善玲是一位经过战争考验具有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对党有深厚感情,对党内外一切不良倾向勇于揭露、大胆批判的同志。由于她性情直爽,口无遮拦,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难免也说过一些过激的言词,但杨、侯二人都认为像她这样的学员是可以不划右派的,所以就选她作为标兵。当时中央机关划右派都要拿到中央书记处去评比,不料当杨献珍把王善玲的材料在书记处宣读后,一位部门的领导同志立即说,像王善玲这样的人不划右派,我们部门一个右派都没有。就这样使杨献珍在中央党校少划右派,防止反右扩大化的善良愿望没能如愿,结果不仅王善玲这个标兵被划成了右派,而且在学员中打成右派分子的多达28人。事与愿违,虽善不赏,这使杨献珍的心灵受到了极大撞击。

  1986年4月9日王善玲不幸病逝,是年已90高龄的杨献珍不顾人们的劝阻,坚持驱车前往八宝山去为王善玲送行。在告别仪式上,他扶杖走到王善玲遗体前,将他事先写就的挽联:"王善玲同志是党的好女儿,人民的好干部!杨献珍1986年4月16日"轻轻地放到王善玲静卧的遗体上,以此表达他在王善玲问题上的忏悔。

  1983年10月党中央召开了十三届二中全会,作出了关于整党的决定,开始全面整党。杨献珍作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出席了这次会议。会后,杨献珍联系整顿党的作风问题,不禁勾起他对自己过去在政治运动中所犯错误的回忆,而其中在太行山根据地整风审干运动中,北方局党校在"抢救"刘建章时,他犯的错误尤其使他感到不安。为了忏悔自己的错误,为了当面向刘建章赔礼道歉,1983年12月24日他让秘书与中顾委委员张策联系,约张策一块去刘建章家中向刘建章赔礼道歉。不料刘建章得知杨献珍要到他家去的消息后,却约张策抢先赶到杨献珍家中,看望了杨献珍。这天,三位革命老人见面后,个个心绪激动、感慨万千。杨献珍对刘建章说,在太行山北方局党校我领导整风审干时,北方局组织部转来材料,说你是托派、是特务,我们就信以为真,就对你搞逼供信,我还动手打了你。趁现在我们都健在,把是非弄清楚,我错了就应向你赔礼道歉。我记得列宁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为了能够分析和考察各个不同的情况,应该在肩膀上长着自己的脑袋。"可是,我们常常是自己的脑袋不是长在自己的肩膀上,而是长在别人的肩膀上,遇事也不用自己的脑袋去分析、去考察,就一味地听从当局者的号令,便去横冲直闯、盲目蛮干,以致干了许多误国误民的傻事、蠢事、坏事,最后还认为这是自己对党的忠诚。像这种错误在我的一生中曾发生多次。总结经验教训,我写了两条叫做:"忠诚的愚蠢,愚蠢的忠诚。"听了杨献珍这一番语重心长发自肺腑的自我批评后,刘建章说:"当时发生的错误,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个人之间不存在什么恩怨,那完全是一种左的路线造成的,因此我对当时相处的同志事先事后都是抱着同志的情谊,并没有发生过反感。"张策接着说:"回顾我们党几十年走过来的历史,值得总结的经验教训很多,而左的思潮、左的路线,对我们党和国家、人民的危害,尤为惨重。我们党的高级干部,在连绵不断的政治运动中,既挨过整也整过人的人很多,但许多人只记住别人整他而记不得他整别人。而杨老对自己过去工作中的过失这样认真地去反省、检讨,真值得我们很好学习。"这次会面之后,杨献珍为了表示对刘建章来访的敬意,于1984年元旦他又约张策一道到刘建章家中,回访了刘建章,看望了他的夫人刘淑清。至此,长期压在杨献珍肩上的这个历史包袱才算卸了下来。

  1984年7月4日中顾委第三支部召开整党会议时,杨献珍在支部会议上首先作了对照检查,检讨了自己犯过的"左"的错误。他说:"1944年我在北方局领导整风审干的时候,犯有错误。当时从延安刮来一股‘抢救失足者‘运动的歪风,一时间搞得气氛十分紧张,似乎所有参加整风学习的学员人人都有问题。后梯队的‘特务‘写材料,供出刘建章(当时在北方局党校担任组织科长)是特务。材料送到北方局组织部,北方局组织部把材料一发给北方局党校,我们见到材料不加分析(其实也不懂对这种材料需要进行分析),就信以为真,对刘建章进行逼供,如他不按照材料供认,就粗暴对待,甚至动手打他,我就打过他。后来想起这件事,当时真是愚蠢,而这种愚蠢事,还是出于对党的忠诚做出来的。"

      对杨献珍如此认真诚恳地忏悔自己的过失、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以老迈之躯亲自去向直接或间接受到他伤害的人士赔礼致歉,作者作为长期陪随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曾向他提问道:"几十年来,"左"的东西给我们党和民族造成了沉重的灾难,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几乎把中国所有的人都卷了进去。有的害人,有的受害,有的则是既害人又受害。有的在‘文化大革命‘前一直是赢家,他们靠搞极左、搞运动整人成了‘大红人‘,但在‘文革‘中却也未能逃脱挨整的命运。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在我们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却难得听到或看到有谁给自己下‘罪己诏‘,公开忏悔在哪次运动中整人、害人的错误。唯有你吃尽了‘左‘的苦果,不但不去诉说自己遭受的苦难,反而自觉、主动地给自己下‘罪己诏‘,忏悔自己的错误,你这样做不怕有损你的形象,影响你的威信吗?"杨献珍沉思片刻,说:"不能说只有我能给自己下‘罪己诏‘,忏悔自己的错误,只能说推行了左倾路线,犯了‘左‘的错误的人能够认识错误,对自己进行忏悔的人很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忏悔是需要很大勇气和自觉精神的。忏悔就是要把自己的灵魂展示给世人去看,没有勇气和自觉精神是做不到的。忏悔是一个人生命力向上的表现,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是否具有生命力的表现。它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是凭着良知诚实地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一个重要标志。有句格言说得好:‘自重者而人重,自爱者而人爱。‘一个不知自重自爱的人和民族是不会受人尊重和爱护的,也是没有希望和前途的。人而无耻不知其可也。不知羞耻、缺乏耻辱感的人和民族是很难让他们自省和忏悔的。现在的问题是一些犯了极左错误的人在对待自己的过失和罪责时,大都不是直面事实,在事实面前低头认错、低头认罪,而是采取回避、抵赖或如鲁迅先生说的‘瞒和骗‘的手法,藉以达到掩盖的目的,把一切都推给客观,推给运动的发动者而拒绝自省、拒绝忏悔。如此下来,非但‘左‘的东西不能克服和纠正,而且更重要的是戕害了整个社会的道德人心,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忏悔、自省是不会损害一个人的形象,不会影响一个人的威信的,它不会对你产生负面影响,而只会产生正面作用。古往今来不乏自觉主动自省忏悔的人士,法国人卢梭写了一本《忏悔录》,记述了自己平生见不得人和有损他人格的事情,但并没有影响他的人权思想和资产阶级政治哲学在法国和世界的传播。毛主席在延安整风审干大会上公开向所有在‘抢救失足者‘运动中的无辜者致以三鞠躬赔礼道歉,不仅没有使他的形象和威信受到丝毫损害和影响,反而从这件事情上,更加体现了一个伟大人物的博大胸襟和马克思主义者实事求是的精神。与此相反,只有那些犯了错误根本没有忏悔意识,躲避自省、躲避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拷问,一味文过饰非,寡廉鲜耻的人,才真正会自损形象,自毁威信。"杨献珍接着又说:"我们每个人在自己漫长的一生中,都不可能不犯错误,一贯正确、永远正确的人是没有的,不犯错误的人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在娘肚子里还未出生的人;一个是已经离开人世的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错了,却没有勇气去承认、去改正、去弥补。而比这更可怕的是,有些人明知自己错了,非但不忏悔、不改正,反而还在那里装腔作势,洋洋得意。这种人,轻点说,是政治上的投机倒把;重点说,是混在我们革命队伍里的蛀虫。"

  杨献珍对作者这一番掷地有声的金石之言,正是他作为一代哲人所具有的社会良知和道德文章的完美体现,也是他一生刚直耿介、光明磊落、无私无畏地真实写照!

 

 

 

责任编辑:花满楼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