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人生旅途上,爱恨情愁虚名浮利转眼即逝,重要的是对得起父母天地良心,也对得起自己。

 
 
 

日志

 
 

【原创】祛中国政治残酷化/作者:展超  

2017-02-16 20:08:29|  分类: 原创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祛中国政治残酷化/作者:展超

       “文革”己经过去了40多个年头,至今张志新的空冢依旧,李九莲的尸骸无寻,林昭的案宗、血诗还在尘封,几千万饿殍、几千万屈死的冤魂,依旧在中华大地上悲哀地游荡,他们几乎没有名字,没有身世,甚至连那场吞噬了他们宝贵生命的深巨社会灾难,都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一切,都淹没在我们这个民族可怕的静默宽容与选择性遗忘中!     

        在二次大战中,法西斯德国曾与人性和善良为敌,残酷屠杀犹太人。但当年西德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扑通”的一跪,从他虔诚的跪姿背后,站起的却是一个让全世界瞩目仰视、顶天立地的伟大民族!反省能力,是素质中的重要构成。能否在历史的严肃反思中,对罪恶的真诚愧疚,无论个体或民族,都是衡量其素质优劣的一个极其重要标准。

       据说联合国某组织在素质排名中把日本列为首位,这显然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人性──人类区别于禽兽的本质特性──是设身处地,而非制造与使用伴随着科学发展越来越先进的工具。面对上辈屠杀了几千万人的罪恶,缺乏设身处地真诚悔罪愧疚的民族,绝非值得骄傲与被尊重的优秀民族。虽然政治意识形态与利益,曾经帮助他们选择性遗忘;虽然大和民族令人钦佩的凝聚力,恰恰是我们最缺乏对同胞尊重与关怀。

       在谴责日本右派拒绝诚实面对历史的同时,我们同样需要反省自己。那些以“无产阶级政治利益”与“对伟大领袖无比忠诚”的崇高名义,残害过林昭、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冯元春、陆秀兰、丁祖晓、李启顺、王佩英、卜琴父、王申酉、杨小凯、遇罗克、柳湜、曾昭伦、李香芝、储安平、严凤英……残害过千千万万纯洁善良生命的恶棍、打手、无耻之徒,包括那位亲笔批示剥夺张志新、遇罗克的生命,出狱后仍趾高气扬的人,也包括当年涉嫌活活打死北京师大女附中校长卞仲耘的某三小姐,至今却没有一个站出来表白一句发自肺腑的愧疚!哪怕这种愧疚,只是道义的悔过;哪怕这种反省,只是良心的安抚!

        在张志新、林昭令地球也失去了重量的带血头颅面前,不是每位未被阉割人性与叛卖良心的善良人,都敢于以生命的神圣名义去严肃思考。始作俑者昔日虚伪的微笑,仍留在墙上猥亵着生命的尊严;毛左们拖着长长辮子的灵魂,仍匍伏在地,不肯站立起来,更言何独立理性地思考。

        为什么?

        在中国,政治被残酷化了!

        何谓政治?孙中山先生曾作过通俗的简单定义:“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

        “政治”这个词,可考证的最早文字见诸于《荷马史诗》,其最初的含义是城堡或卫城。古希腊的雅典人将修建在山顶的卫城称为“阿克罗波里”,城邦制形成后,“阿克罗波里”就成为了具有政治意义的城邦的代名词,后来与土地、人民及其政治生活结合在一起,从而被赋予“邦”或“国”的意义。后又衍生出政治、政治制度、政治家等词。因此,“政治”一词从开始就是涵括城邦公民统治、管理、参与、斗争等各种公共生活行为的总和。

         古希腊的政治是城邦政治。年满20岁的公民(不包括妇女、奴隶和外邦人)都参与城邦的管理和统治工作。在古希腊人看来,人是具有德性的,人生活的意义在于实践自己的德行。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因此人也就是天生有德性的动物。人们在公共活动中充分展现他的德行。亚里士多德说:“政治的目标是追求至善。”城邦公民之间通过说服来达到政治目的。肯尼斯·米诺格认为,在古希腊,“人与人之间在政治关系上是完全平等的,大家都只是服从自己制定的法律,并轮流做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因而政治具有民主的涵义。

        当今人类现代文明程度较高的国家或地区,不同的政党有不同的政治见解与主张,但却并非你死我活的斗争。竞选,实质是把政治选择的权利交给全社会。诸如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没有强迫其党员必需向自己投票;获胜的政党,绝无向竞争对手报复的言行,更甭说坐牢杀头;新政府组阁,也并不把在野党员拒之门外;总统竞选时向社会的承诺能否兑现,是选民在下届竞选时是否让他连任的选择依据。因而,政治本身,蕴含着社会对公权优胜劣汰选择的良性机制……

       政治在中国,与人类现代文明以及古希腊的涵义有着天渊之别。

       中国古代的政治,往往是君主和大臣管理和统治国家的活动。几千年的历史上,为什么弑父屠子,诛兄戮弟的人伦惨剧一再上演?因为赢家通吃,输家死无葬身之地。在中国政治残酷的传统中,彼此除了你死我活,没有其他折衷的选择。 战国时期政治变法的商鞅被五马分尸;戊戌六君子鲜血在菜市口当空喷涌!大凡涉足政治领域,尤其是攺革的倡议者,大都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中国现代的政治,则在“冷战时期”接受了意识形态对立的政治观,并被毛创造性地发展成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与和平环境下的残酷专政理论。伴随着把意识形态对立面妖魔化,是政治被残酷化:政治涂上了江山的血色,“一旦被阶级敌人的复辟政治阴谋得逞,千百万人头落地,人民要吃二遍苦、受二遍罪”。

        461万6032位“右派”因被鼓励畅所欲言而导致妻离子散,断送本该美好的人生。“文革”中,被毛泽东与毛远新叔侄亲笔批示枪杀的遇罗克、张志新,仅仅因为提早执着了今天看来象常识般的思考。为被打成“右派”同学呜不平的“北大”才女林昭,从1960年起被投入上海提篮桥监狱长期关押。用鲜血在白被单上书写下20万字的血书与日记后,1968年4月29日,林昭未经正式公布罪名,接到把20年有期徒刑改判死刑的判决书,随即在上海龙华被秘密枪决,年仅36岁。李九莲、王申酉仅仅在纯属隐私的情信、日记中发泄对“文革”不满情绪,在“四人帮”倒台后的华年代仍被杀害。仗义为李九莲申冤的钟海源,枪杀前还被活体取肾。因对解放南京有特殊贡献被邀上京参加开国大典观礼、只为忧国忧民写信给毛陈述意见的陆兰秀,1970年3月25日被“造反派”关押,同年7月4日在苏州举行数万人的“公判大会”上,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游街示众”后枪杀于南郊横山山麓,时年53岁。中共创始人、“一大”时与陈独秀、张国焘3人组成中共中央局、武汉大学校长李达1958年9月对毛说:“你脑子发热,达到39℃高烧,下面就会发烧到40℃、41℃、42℃,这样中国人民就要遭受大灾大难了。”结果被李达不幸言中。之后的三年大跃进成了三年大饥荒,而李达则在文革中被开除党籍,批斗致死……遑论持政治歧见的草民百姓,即便曾生死与共的执政党创始人、开国元勋、烈士遗孤,稍有政治怨言都需付出惨烈的生命代价!天安门广场反腐败民主诉求的喋血;因言背上“颠覆”罪名的“良心犯”;动辄扣上“别有用心”、“敌对势力”的帽子,滥用“国家机器”。 

       1962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的习仲勋, 对一部反映西北党史 的小说《刘志丹》谈了点并无不妥的意见,被康生与毛怀着见不得人的龌龊心理莫须有地斥为“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蒙冤受屈16年,还株连了“反党集团”数万人,堪称旷世文字狱!    

        平心而论,倘非正直诚实,对社会责任敢于担当的栋梁之材,谁会热衷参与政治?

        平心而论,即便对政治的见解与主张错了,何需残酷到如此把人置于死地?

        尽管现在是政治环境相对最宽松的今天,人们仍未能走出政治恐怖的血腥阴影。难怪不少不愿冒风险的朋友对政治宁愿选择沉默;难怪不少善良的朋友频频忠告接受历史的残酷教训。

        如果把国比作家,政治不过是对家园的理想设计、精心构筑、优质服务、高效管理,让大家安居乐业、和谐相处、都过上美好幸福日子的主张。这既是每个家人不被剥夺的权利,也是每个家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如果把国比作家,能让大家畅所欲言、获得公平正义的共识、实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和谐稳定社会的政治,是最理性昌明的政治。

        怎样的社会,是最理想幸福、符合人性的社会?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理论与实践中不停顿地探索着。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也正是在这不断总结的经验与教训中提炼出来的。政治残酷化,显然是对生命的蔑视与罔顾,对人类文明的反动。

        这是笔者对亚里士多德、肯尼斯·米诺格与孙中山定义“政治”的理解。

        残酷,并非政治固有的属性。

        残酷,是执政者的暴戾;残酷,是制造恐惧掩饰强暴背后的肮脏;残酷,是龌龊内心自信缺失的外化; 残酷,是强权以为暴力可以屈服思想的愚蠢偏见。      

        中国当代的政治,必需祛除残酷化;换言之:政治必需回归其非残酷的本性。     

       要提高国民素质,让老百姓参政议政 ;要实施政治体制改革,让国强民富;要获得公平正义的社会共识 ,革除包括滥用、盗用公权与民争利、权力寻租的社会腐败种种时弊,把我们的社会从传统的“官本位”,革命性地改良成民主法治的现代公民社会,都必须首先祛政治残酷化。

        正如为人民争取民主自由而舍弃了家庭、爱情、人生幸福,当代最美丽动人的女性昂山素季在联合国演讲时说的,“一个国家的监狱里有一个良心犯,这个国家就不会有良心;有二个,这个国家就让人恶心;有三个,这就不是国家;有四个,亡国就是解放。”
        古代人类文明发源地的中国 ,不祛除政治残酷化,不可能汇入人类现代文明的大潮;不祛除政治残酷化,不能跳出暴力循环的怪圈;不祛除政治残酷化,不能昂首挺胸骄傲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先贤习仲勋曾建议制订《不同意见保护法》,体现了他何等的高瞻远瞩、先见之明!企盼继承习老的遗愿,让政治残酷化在我们这一代终结!

       尤其必需指出的是,当今似乎越演越烈、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政治残酷化酿造对社会的非理性仇恨报复恶果。在社会强烈谴责蔑视生命、反人类的恐怖袭击同时,执政的政治家必需对政治理性严肃反思,以理解、包容、协商的人性化态度,用民主法治的文明手段处理遗留的历史复杂问题。在政治残酷化的社会环境中,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安全的。

【原创】祛中国政治残酷化/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祛中国政治残酷化/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祛中国政治残酷化/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祛中国政治残酷化/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91)|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